邪魔歪道,犯我坛庭,必杀(上篇)

之前在文章《缘分未到,暂不收徒》讲过,我帮一个人解禁,然后被邪师施法对付,差点死在医院。这件事距今快两年了,现在就讲这件事情。一些朋友劝我不要公开这种丢脸的事,他们认为,“我们当师傅的,要对外吹自己很厉害,要时刻保持一种牛逼的姿态给人家看”,所以,这种丢脸的事情就该烂在肚子里,否则你之前得罪过的神棍或某些同行便以此大做文章

是的,有些师傅(非神棍)就是牛逼,不管正法还是邪法,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抵抗,别的师傅都无法伤得了他,就是这么牛,再修两天他就可以飞升了,因为他在人间某道法机构花了钱买了天庭上面的官职,准备去天上当官......我编不下去了,你们编吧

是吧,你很少会听到某师傅说,自己被其他师傅下法打伤了,你们听到的斗法,永远都是师傅吹自己赢的,吹自己修法已经如何如何的牛逼,为什么?因为他们怕丢脸

这两年一直在犹豫,我的性格告诉我,要正视自己的弱点,这并不丢脸,这是我经历的一个劫难,这是我的经验,以后会跟我的徒弟讲这些,把这些经验教给他们。山外有山,有哪个师傅敢说自己天下第一,你认为自己很牛逼?那是因为你经历太少,我所经历过的斗法,估计你撑不了三分钟就见阎王,若你没死,才有资格说“我就是牛逼”当你经历得越多会越成熟,道法更深厚

【讲正事前,有些话不吐不快】

1、讲讲【斗法】的定义,比如缘主甲某被师傅“下术/法”(此处的术法为正亦可是邪),我帮缘主甲某“解法”,很多师傅认为这种属于斗法,因为缘主甲某身上有法,我要破解这个术法,属于挑战另一个师傅的术法。但这种不属于“师傅与师傅”之间的斗法,因为多了某个人为介质。我心中认为的斗法,偏向于“师傅与师傅”之间,直接对着干

有些人没经历过死亡,无法体会生命的珍贵,导致性格比较狂妄,比如专门来找茬的神棍或同行【详见《请先治好你的精神病再来咨询(一)》】,即使这样,师傅也不会施法害人,因为修法/修道不是儿戏,大多数做师傅的,为人处世会有底线,不会因【言语不和】而施害或斗法,若有,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。威力大的【斗法】会危及性命,要么不出手,一旦出手,非死即伤,所以这种斗法是比较少见的,很多做了一辈子的师傅,都没经历过一次

那些总喜欢拿小说/电视来冒充自己是师傅的神棍。今天跟这个师傅斗法,明天跟那个斗法,天天把斗法挂嘴边的大师,斗法就是家常便饭,真的很幼稚。一位成熟有本事的师傅不会经常把“斗法”挂嘴边,也不会以斗法作为炫耀的资本

2、那些天天吹自己神功护体,刀劈都不出血的,一旦过教,永远得法,吹广告要适当,你作为一个师父(是父不是傅),收徒弟的时候能不能多说点真话?是想把这行搞臭吗?希望年轻一辈(包括我)学法的师傅,多一分真诚,少一分虚假

3、那些总喜欢拿各种降头、蛊毒等邪术吹牛逼的神棍,以我的经验跟你讲,极少师傅会这样光明正大的对外宣传自己会蛊毒,因为这种是见不得光的事,连这都看不透,那你再多吃几年的盐吧。那些神棍,他们没见过“一个真正受法的人,从精神到肉体要遭受怎样的折磨”他们只会无知或故意的对邪术——轻描淡写,让你觉得降头蛊毒并不可怕,没有反噬,给你洗脑,让你安心做这种邪术,只要你给他点臭钱,想下法给谁就给谁,跟小孩子玩游戏一样简单。

劝大家不要做这些歪门邪道,太上老君都没有后悔药

4、那些装作自己很了解泰国的法脉,装作自己对那边的宗教文化很有研究,天天吹牛逼说泰国的某某多厉害。这些跪舔久了,连自己是哪国人都忘记的缘主,而且还喜欢问一些带有对比性的白痴问题,比如“中国的师傅厉害还是泰国的厉害”,“中国的道法厉害还是泰国的降头厉害”,“中国的神厉害还是泰国的神厉害”。这类问题就等于是【水果刀与菜刀,哪个更厉害】,白痴到无可救药。天天吹牛逼说中泰师傅斗法,结果当然是泰国的牛逼

问我:“网上某某大师的降头是真是假”,不要故意引战,别来给我下套,我不是三岁娃娃,你们(专门介绍外国师傅的团伙)做你们的,我做我的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【若真来犯,如同此文标题】

如果这个问题是一个正常的普通缘主问我,那我可以回答你,首先我没有义务也没空帮你分辨真假,是真的又如何?你要找他下降头吗?那我岂不是助纣为虐。是假的又如何?你要曝光他吗?你不怕他报复吗?你没有我曝光神棍的勇气,所以,你问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呢。若单纯是好奇、是想了解这些而问,可我无法每个缘主微信问一遍,我就聊一遍,我实在没有这么多空闲的时间,将来不久,我会搞一些【(网上的)缘主见面交流活动】,让更多缘主了解民间法教。

文章推荐:《道法类防骗技巧》《咨询情蛊、情降这些邪门歪道的不要加微信

5、那些新马泰的【阴牌】【各种牌】(这里是指真正修法师傅炼的法物,不是工厂流水线那种饰品),这种牌只是低级的......只是【勅了一点点邪气】的东西而已,而已,而已,被那些黑心师傅炒作成了非常有效的、法力非常牛逼的、天价的法物。【假大师】利用所谓的“网红效应”包装这些【饰品】,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朋友在“某音”“xx自媒体”看见这些,就无知的被洗脑带节奏的使劲吹捧。麻烦这些无知的人,了解下我们国家民间的【白莲教】这个法脉(绝教),你便懂什么叫小巫见大巫。

每个年龄阶段的人(大部分)说话做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,通常来咨询降头蛊毒这些邪魔歪道的人,能够判断出,大部分年龄偏小,对道术/法文化了解极少,且没经历过社会,心态不太成熟,才喜欢整天把这种邪魔歪道挂嘴边讨论(就事论事,以我接触到的人群而言,而且,用某音、某手、这种幼稚肤浅的平台都是哪些年龄阶层,懂的都懂)

所以再次强调,不要加我微信讨论——网上各大师/神棍口中的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所谓【斗法/邪术/降头/蛊毒】,你在浪费我的时间,因为你还不够本事/知识跟我讨论这种话题,【玄学】,并不是你刷几个短视频,看见某些【假大师】瞎几巴吹两句,就以为自己懂了?如果你达到一定的水平,且我有空的前提下,会愿意跟你探讨。就比如一个普通人却想跟专业的医生讨论“细菌”“病毒”这些知识,你觉得实际吗?

文章推荐:《无知盲目的跟风崇拜,只为满足一点点“特殊感”》《本坛公告新版》《本坛公告旧版》《道术法教新版》《道术法教旧版

【关于事主】:吐槽完毕,讲正事

这个人叫阿青(假名),被一个邪师下法,一个不到40岁的人,已经瘦得无法用词来形容,每天又吐又拉,体内胀痛(不方便讲,因为仪器查不出原因)身上还有几处正在溃烂,这些状况白天比晚上稍有缓解,一天睡眠大概三、四个小时。但没经历过的人,只从文字里面你体会不了她的痛苦

曾到过广东某市、韩国某地区这些著名的医院治疗,阿青不是普通人,有一定的身份地位,我不能在网上公开讲她为什么被邪师下法,因为这牵扯到的人、行业、利益,这里面太多黑幕,十个法泰师傅也承担不起,所以某些有心之人不要微信用激将、怀疑、等方式问我这些,这些秘密要带进棺材的

我跟阿青已经没有任何联系方式,但我知道她会看仙云坛网站,也会看到这篇文章,希望她不要忘记对我的承诺......

【关于我】:

先说一些我自己的观念,或许很多人受小说电视的影响,觉得修道修法的师傅,就像电视拍的那么【仙风道骨】,【以拯救苍生为己任】,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】,口号是这么喊,但不要把这些套在我的身上,请不要活在电视里。这是现实,现实,现实,我不是菩萨,当遇到【阴病】比较严重的缘主,我有自己的顾虑,我未必一定要帮你,不要拿【救苦救难】来道德绑架,我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你呢?帮你,我就有【道德高尚】的头衔,不帮你,或许被骂【你修的什么狗屁道】,麻烦大家换位思考一下。尤其是怼我的那些同行,每当谈到这种敏感话题的时候,总有一些圣母,圣爹的,装作自己多么的高风亮节,多么的菩萨心肠。等他们真正遇到了,秒怂,真他妈虚伪

其他师傅仙不仙,由他们自己说,反正我没电视拍的那么【仙】,我只是个普通的修法师傅,我并不高风亮节,这次的事情,首先,我担心我没有能力帮到她,耽误了她的时间。其次,这是要命的事,我有家庭有孩子,凡事要为家人多考虑。所以我内心是不愿意帮她的,但是我这次真是“哑巴吃黄连”,迫不得已。

其实以她的身份,想要多厉害的师傅都可以找到,阿青为什么会找我?缘分,但缘分不一定都是好的

2019年11月底,有三个看样子不简单的人直接到我的法坛,带头的男人自称是【???机构】,说他的老板身上不干净,问我有没有能力去处理,详细交谈之后,我并没有马上答应。当晚我问一些朋友(IT大佬),他们说这个机构【普通网络】查不出来,劝我不要细查

太神秘,当晚我直接回复他“你的事情我处理不了,你找其他师傅办吧”

2019年12月的某天,这三个人又来,这次竟然跟我一个亲戚一起来(这就很离谱),给我看了一些阿青的照片和视频,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文件(我现在非常后悔看过这些文件),但我仍没答应他。然后又给我看一个视频,是阿青找台湾某庙的师傅做法事,扶乩显现出了我的名字【法泰】,吓我一跳,这么邪门?但跟我同名的人那么多,为什么是我?(比如微信抖音快手某些大师,不知是不是故意用我的名字,还有故意用仙云坛作为用户名)

男的只说是庙里那个老师傅的指引,来这边能寻到贵人,其他的不再跟我细讲,他给了一个南宁某酒店的地址,我是自己搭车过去的,因为他们太神秘,我不相信这几个人,不想坐他们的车

两天后,我到了酒店看见阿青本人,她跟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我不知她是否撒谎,我让她对仙师起誓,所说皆为事实,否则......

因为阿青的家不是在南宁,她为了方便见我,才来到南宁,所以第二天又搭车到她家里帮她解禁

(这一段是我现在的理解,并非当时的判断,上面提到了【扶乩出现(法泰)这两字】,我当时看视频的时候,根本就看不出是“法泰”这两个字,扶乩的信息不是现代文,很潦草,就像鬼画符,是那个老师傅说这两个字是“法泰”,但视频中,扶乩顺序是从右写到左的,所以也有可能是“泰法”,可老师傅在视频中语气肯定的说是“法泰”,还指引了寻找的方向)

 

【化解相关】:

只是相对于晚上而言,阿青白天比较正常,所以白天我在准备化解用的符和其他东西,让她用符水洗澡过一次,这天晚上让她喝了符水,拉了一些黑色的虫子,虫子是死的,如果喝进去的符水没有杀死这些虫子,是拉不出来的,以前发作的时候虫子是从口呕吐出来的,频繁拉水,拉到现在骨瘦如柴

阿青的眼睛已经凹陷进去了,眼神空洞,还好她意志力强,没有成精神病,否则更难了,上面讲的吃符水只是【试试深浅(这四个字大有讲究)】,别以为就搞定了,某些大师不要把【吃符水】吹得那么牛逼,只是点皮毛而已

按照阿青这种情况,她应该早就死了,可她现在还能活着,这很不可思议,或许是她之前找到那些师傅的功劳吧。阿青身上问题太多了,这不是吃几道符就能解的,按经验,肯定要用香火打符,勅入身体去驱除那些阴法,我本来想来个【出其不意】,但阿青情况严重,无法速战速决,思虑再三,觉得不能急,要慢,要稳,怕那边抽魂,所以先定魂。别看文字描述得简单平静,化解这种降/禁,搞不好会当场反噬到我的身上

就在打符过程中,突然那只公鸡断气了,检查发现是公鸡的脖子被拧断了,死得很干脆,不叫也不跳,刀麻也断了,我就知道会很困难,所以马上用【捆仙铃】保护着她,此时阿青口吐了一些类似【黑色墨汁】的东西

阿青家是别墅,适合在房子四周埋下【血板符】,烤的,总大门两边布局【阴阳虎】,这种布局一般情况不用,只有严重的时候才用,阴阳虎吞妖食魔,但不容易收回,师傅有时候控制不好会伤到人,这两种法器,炼了半年时间。这一晚是安全的,但以防万一,我跟阿青在同一个房间,我睡沙发,一直到天亮,她都没有发作,她很难得睡一次好觉

肯定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发作?上面简单讲了一些,根据术法的不同,发作的情况各有异处,比如阿青是吃进去的东西还没消化就会吐出来,吐虫,拉水,曾多次打营养针维持,体内胀痛,身上还有几处正在溃烂,因为身体痒,就一直挠痒,挠得皮肤都烂了,头发也撤掉了很多。一天睡眠三四个小时,喜欢吃生肉,像狗一样大小便(看着像狗),还有撞墙、针刺等自残行为,我只把一部分【能讲的】讲出来,还有其他不能公开讲的,阿青的家里全是摄像头,有专门的监控室,我也看了一些重要的录像,有时候发作的情况比现在讲的还惨

天亮后让人去重新买了公鸡,特意多买几只,用【金刚圈】护着,还有一只蛤蟆,为什么用蛤蟆,这属于法门的诀窍,本不该讲,但为了体现【我懂】,所以,我大方的透露一些也无妨,因为【蛤蟆会鼓肚子】,除了蛤蟆,还有其他东西,解禁的过程很残忍......

阿青身上有好多问题,一种是以蜈蚣做的降头,这种不稀奇,一种属于灵降,养大鬼的方式,猜是用遗骨施法,这种也不稀奇,一种是以蚕下的降(我认为是蚕),这种就稀奇了,第一次见。前面两种是术法破解,最后这种是术法结合医院的药治好的。写这一段就“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”吧

花了三天时间(其实是七天),破这些邪术的时候,没有遭到反扑,但下法的是个高手,而我却解得那么顺利,我当时觉得好奇怪,后来我才明白,别人根本不把我当回事。因为对方很自信,觉得我不可能破得了,当发现被我破了之后,便直接对我下法,然后我在2020年2月2日经历了一次【鬼门关】,就是上面图片我在医院急救的内容,在下一篇讲诉

阿青的问题处理了,屋子另外布局了其他东西直到现在都没撤掉,身体恢复需要时间,符水依然要吃...天,结合医院的治疗/药,大概两个月后,身体已经康复了

2021年11月27日(农历十月廿三日)

下一篇:《邪魔歪道,犯我坛庭,必杀(下篇)

仙云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