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魔歪道,犯我坛庭,必杀(下篇)

法泰师傅斗法照片

【鬼门关】:仙师扶持,大难不死

2020年2月2日正好是疫情刚爆发不久,这天下午我做完了事情回到家中,在整理一些法本,突然我的电脑屏幕闪烁了几下,接着不到两秒,我面前的玻璃杯直接爆了,这一瞬间我感觉不对劲,马上掐【金佛诀】结合红莲教的【金刚鼎】护着自己

撑了一会,被破了,一瞬间身体感觉被火烧。你被开水烫的时候有多痛,再想象火烧有多痛。当我想走路的时候,双腿无力,瞬间瘫软在地上,但强忍着让自己清醒,一旦晕了可能就见阎王了。接着是全身冰冷,像是被塞进了冰箱,这时候我还是挣扎着想站起来,但此时有一股巨大的压力,不管花多少力气,还是只能趴在地上,如果没有记错,这些过程大概经历了十分钟左右,这些对我来说并不是致命的,我只要花一些时间就能解掉

此时我还是趴在地上,正在努力化解,我并没有慌张,因为我有信心可以化解,过了一会,我能站起来了。就在此时,最致命的来了,心跳加速,越来越快,伴随着全身冰冷,以及无数的针扎着身体不同的部位,疼痛难忍,试着解了大概三分钟,确实太难,解不了,必须尽快到医院,医院的仪器结合术法,或许还有希望,于是我跑进房间对我妻子讲【家里不干净,我去趟医院,你保护孩子】

因为是疫情,店铺全部关门,所以路上几乎没有车,也没有人,我以最快的速度开到医院,到达急诊处之前,我的精神状态很好,因为我一直用红莲教的护身法,和某法脉的护体法门强撑着,从我家到医院这个过程,期间有好几次手脚无力,差点连方向盘都握不住,有几次手脚僵硬,无法动作,身体一直都是冰冷的,就像冰箱0下几度的急冻

我差点进不了急诊室,因为我的手脚还是一会僵硬,一会瘫软,勉强走到急诊台那里跟医生说:【我心跳过快,差不多二十分钟了】,我开始一会头晕一会清醒,护身法开始不管用了,我换了多种护身法都未能见效,此时医生护士马上扶我进急诊室,刚躺下就给我扎针,给我套氧气罩,用仪器夹我手指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就做了这些事情,好像还抽血了,交给一个护士拿去化验

我从他们的反应看出,我现在已经很严重了,此时心率已经达到130以上,医生问我有没有胸闷、呼吸困难、药物过敏之类的,我“没有,只是头有点晕,身体好冷”,医生给我量体温,说我体温是正常的

此时我已经撑不住了,头实在太晕,就闭眼休息了一下,闭眼便看见天上的云彩透着【金光】,听到鹤的叫声,这时云端上有一只【白鹤】展翅飞翔,翡翠白的那种,非常纯洁,旁边还有一位是【伽蓝宗师】,宗师的金身非常高大威武,神情狰狞,拿着金色的大锤,脚下踩着一条巨大的白蛇(好像又是银色)伴着金光云彩飞过来,我很难用文字去描述,这种气质,是我从小到大所看到的任何影视剧都没见过的,那场面尽管现在的3D特效很发达,也做不出这种神仙的气场

有个医生叫醒我,问:“你的亲人呢?”我:“我自己开车过来的”,医:“现在情况很危险,你马上打电话叫你的亲人过来签字,我们才敢救你”。我没有亲人在身边,医生怕万一抢救无效,怕担责任,不敢救也是情理之中。所以,某些小朋友不要以为这个社会,真像电视拍的那么美好......

“不过你不用太担心,你这种情况我们经常处理”,医生只是习惯性的安慰一下,他并没有说一定能救我,其实我知道情况有多严重,能否救过来是未知数。于是我打电话给我妻子,让她跟孩子立马过来,我想若真要死,至少走之前还能见最后一面

此时心率开始上升到140以上,医生也开始担心,催问我亲人什么时候到,我说:“我能签字吗?无论结果如何,我都不会怪你,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可以作证,我说的这些话,你可以拍下视频作为证据”,医生不同意,因为这种情况患者不能签字,一定要亲人签字才敢用药

再一次晕过去,这次我没有看见任何仙师,感觉头顶被狠狠打了一下,同时眼前闪出金光,直接痛醒了,我醒来就看见我的妻子站我身边,原来我晕过去10多分钟了,但我感觉才闭眼几秒钟而已。医生已经用过一次药了,但是不管用,心率反而到了160多,我说好冷,要加被子,医生测量说我体温正常,只有我妻子能摸出我身体像冰一样,她一直对我用【抗阴咒】和【盖魂】

过了一会,医生决定再次用药,因为心率太高且持续时间长,容易突然死亡,我从医生的眼神中看出来,他也很担心,医生推药水的时候,我再次意识全无,这次我看见了宗师在我的法坛打坐,身边被黑色烟雾包围,那条白蛇把我吃了,此时我听到很多哭喊的声音,很多很多,感觉声音就在我身边,像恐惧的、撕心裂肺的狂叫,接着我掉进一个深渊,感觉一直往下坠,坠落感突然停止,好像有东西驮着我一下子,接着一道阳光照我全身,应该是阳光,因为我感觉很暖,那只白鹤飞向远处,离我越来越远

这次是我的妻子把我叫醒,说我晕过去了半分钟(注意:医生给的药水是不会导致人晕厥的),但我感觉已经经历了三天,此时心率仍在上升,超过了180,药水一点作用都没用,若你是位医生,此时或许你也会没了信心,可是那位医生并没有放弃,此时他去打电话了,回来后要求再用药一次,但用药过多也是非常危险的,可这个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我妻子也同意了。

在医生打药水之前,我已经开始出现“濒死感”,手脚不自主的慌张......

怕死吗?若是刚入道门时,我肯定回答你——【不怕】。现在怕死吗?怕,因为有了家的责任,但不会因为怕而退缩,若要死,也要死得有价值,有意义,所以我不甘心这样死去。这一次昏迷只是一下子,昏迷中我看到了自己,站在一个门的旁边,门周围是黑暗的,门框旁边有两个点着的红灯笼,我正想跨门过去,另一个我在我的对面把我推开,于是我醒了

睁开眼睛看见医生跟护士都围着我,隔着口罩也能感觉出他们是高兴的表情,这是一种作为医者,成功救回一个生命的喜悦,我很幸运,遇到一位好医生,希望我们国家的医生都有这种救死扶伤的精神。也是因为这种精神,当初才决定去为阿青化解

这天是2020年2月2日,上图就是我被抢救过来之后,我妻子帮我拍的照片,大难不死,留个纪念,这件事记一辈子。正是疫情爆发的时期,根本买不到口罩,口罩都是自己用布料缝制的,由于是疫情的原因,被抢救后,医生不给我住院,直接赶我回家了。

【养精蓄锐】:我在家养伤,一直在排查到底是谁害我?

2号那天不止是玻璃杯爆了,家门口守的那条【水火蛇】直接断头(下图),家里守的兵,列的阵,全部被破,幸亏我妻子的功力能够保护好孩子,否则凶多吉少

上图是我家进门口鞋柜低下拍的照片,因为水火蛇是入户的保护神,所以就放在鞋柜低下

其实我得罪的人挺多的,比如网上曝光的那些神棍,但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们是神棍,没修任何术法,没有这个本事。若是同行,网上的同行不太可能,与网上的师傅,最多是言语不和而已,不至于施法害命

现实中得罪的师傅也不少,要找出“凶手”简直是大海捞针。我本来就看不惯那些,利用道术去坑蒙拐骗的师傅,比如跟某些师傅合作做超度法事,已经跟缘主谈好了价钱,他们却故意把一些超度法事的步骤拿出来,另外收费,若缘主不另外给钱,那你的超度法事就不完整。这种做法真是恶心,现实中就有很多这种黑心师傅,他们三观跟我不合,难免有时候得罪人。

大概是第三天,那位邪师发来信息,经过反复验证,终于确定害我的人就是他,而且不是他一个人干的,他跟两个徒弟一起施法。我恨得咬牙切齿,可我身体太弱,只能先忍着

在文章《缘分未到,暂不收徒》就讲过,我跟那邪师是认识的,但也仅有几次简单的拜访交流,关系不到熟悉的程度,可世界好小,缘分好巧,我那位亲戚“偶然”的把我的事情告诉了邪师,之后便发生了2月2号的事情,感谢给我人生上了一课,让我对“亲戚”这词有了新的认识

好久没有讲道法类的防骗技巧了,为了防止大家被神棍所骗,我再强调一次【若不是邪师发信息来羞辱我,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是谁害我】,这点估计会打脸很多大师。比如我帮阿青破法的时候,若邪师功力够高,他会知道法被破掉了,但他不会知道是被我破的,除了中国,周边还有新马泰、日韩等国家,千千万万个师傅,你怎么可能知道是哪个师傅破你的法呢?同样的,我也不知道是哪位师傅对我施法。这些很多师傅都是明白的,只是很多都没有勇气讲出来罢了

电影怎么编,去跟编剧讨论,我这里只讲真正的玄学知识,别来杠,没空招待你

我曾看过一个节目,说一个师傅帮某人化解降头,然后他在化解的过程中,感应出了下降头的师傅是谁,还具体到降头师的住址、姓名。真是假到爆,一看就知道降头师是个托,两个师傅故意炒作。我没有那些大师这么厉害,他们头顶都装了天线的,能够轻而易举的查出对方是谁,别说全中国的师傅,就广西吧,N个修法的师傅,别说住址、姓名,你能感应出对方在哪个方向,我就说你牛逼了,哪天我打你一下,看你是否知道是我打的你?

【报仇雪恨】:冥冥中自有天意,缘分安排来一场——邪不胜正

命保住了,但是身体非常的虚弱,一个小孩子都能把我推倒,在我养伤期间,还遭到一次攻击,还好我的妻子帮我做了多重护身,也把家里做了保护,那邪师就没成功,否则我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了。因这事让我留下了一些后遗症,每当到特定的时候,会被这些后遗症折磨,非常痛苦,需要坚强的意志力以及运用某些法门才能缓解

上图是我在家里厕所拍的照片,我腹部长的东西便是后遗症导致的,三两句讲不清,以后有空再讲

为了家人考虑,我本来不打算计较这件事情,可那邪师偏要赶尽杀绝,在我养伤期间还来索命,因此,我妻子的态度是——【不要跟邪魔歪道讲仁慈】。每被后遗症折磨一次,心中便多一分仇恨,让我内心更加的坚定——【此仇不报,枉修道法】,我养伤大概用了一个星期便恢复了(这要感谢我妻子的帮助),而那些后遗症没有这么快治好,但这不影响我超度他

2020年3月中,做好了一切准备,考虑到那邪师没有子孙后代(内行人都懂),所以他施法害人并没有顾虑,心狠,用的法都是招招索命。因此,我不能手下留情,直接对邪师做了【血禁】,这个法非常毒,由于当时我已经被仇恨蒙蔽了,施法时,心中的仇恨在此时全爆发,已经失去理智,但我的道行不够,对【血禁】难以控制,又受仇恨的驱使导致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邪师的年纪比较大,没顶住,死了

透露一些细节,当时我并不知道邪师没顶住,是之后半个月我这边都没反应,我好奇,就让朋友去那边打探才知道他挂了,有些小说大师会问“你怎么感应不出对方是死是活呢?”很多人都觉得斗法就像电影拍的那样,【两方师傅各在坛前,穿着道袍,掐诀念咒踏斗,挥着桃木剑烧符施法,啊(惨叫)~啊~啊~对方中招吐血了,或者拿起稻草人使劲扎,若有一方师傅败了,另一方师傅好像头顶插了根天线一样,能够感应出对方是死是残等等】

这些是电影拍的桥段,娱乐下便可,实际并不是这样,不是所有师傅都能感应出对方的(懂藏吗?内行人都懂),有时候你感应到的是【虚的】,稍不小心,在一两秒左右,你可能中招见阎王了,这不是小孩子玩游戏,这不是小孩子玩游戏

告诉大家这些细节,是因为我看不惯那些神棍,总喜欢拿小说电影来胡说八道,大家懂更多的细节,对打神棍就更有帮助

【余恨未消】:

当我得知邪师去世了之后,我偷偷到了他的坟前做了【禁魂】,还有其他一些事情,有机会我会讲

邪师的两个徒弟,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,再收拾他们,之后发生一些意外,我便放弃了,是来自仙师善意的提醒——适可而止

【其他】:

我们这行是玄学,大家懂的,有些图片过于敏感,不方便放上网站

那些动不动就说给某某下各种降头的大师,麻烦成熟点,吹牛逼前想想自己有多少条命,也希望那些想找师傅下【情降】【蛊降】【各种降】的人,不要那么天真,别他妈的以为满世界的师傅都有本事帮你做,你是傻子还是蠢呢? 也别他妈的以为给点屁钱,就一大群师傅排着队来帮你做,我做这行十余年了,所认识的真师傅,凡是有点修为的,没人愿意做这种事(神棍排着队帮你做),【你那点屁钱,对比我自身的命,根本不算什么(这跟钱没有关系)】,当然,那些只会【嘴皮子斗法】的大师,你给钱他会帮你做的,因为你的“智商税”没交够

一直以来都有缘主加微信,给我很多钱,让我施法给某人下降,下禁头。讲这种话的,或许是跟我当初一样被仇恨蒙蔽了,请你认真看看【阿青发作的时候有多惨】,体会生命的珍贵,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,不一定要这么极端

我帮阿青不是为了钱,其实她给的并不多,用物质来衡量的话,我不稀罕这点钱,而且我把这些钱捐给孤儿院了(以物质的形式捐的,不是直接捐钱)。我帮她是因为她的身份实在太特殊,不得不帮,有一些事情不能用钱来衡量(修道/修德/修心),就像当初医生救我,这也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。虽然我当初有顾虑,但最终我还是选择帮她,虽然经历了一次【鬼门关】,但我不后悔,如果再让我选一次,我还是坚持邪不胜正

由于时间关系,很多细节没讲,比如【鬼门关】里面讲的被攻击的反应,远远不止这么简单,一开始被火烧的时候还伴随着“心口疼”,被无数的【针】扎进来,这里应该是被【虫咬】的,感觉像针而已,等等细节

还有一些细节是不方便讲,比如【化解相关】里面如何帮阿青化解?邪师对我施法是否需要我的信息?我的后遗症是如何治好的?等这些重要的经验只对我未来的徒弟讲。缘主都知道我以前有过【曝光神棍】的行为,很多东西不公开讲,也是以防神棍懂得太多,以后要曝光神棍就更困难

现在我在写这件事情,心中已经没有仇恨,我放下了,已帮邪师做了一场超度法事......

自从经历了这事,不管是看风水、做法事等需要我亲自到场的,我只去两广地区(广东广西)及南方沿海地区,不想去太远的地方,在此对偏北地区的缘主说声“抱歉”

2021年11月27日(农历十月廿三日)

上一篇:《邪魔歪道,犯我坛庭,必杀(上篇)

仙云坛